最新新聞:
工作動态
時政要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工作動态 > 時政要聞

老年教育火熱,你搶到學位了嗎?————全市老年大學“一位難求”現狀調查
發布時間:2019-07-18 信息來源:長沙晚報 作者: 浏覽量: 字号:【




  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李靜

  暑假已來,開學還會遠嗎?

  随着暑期的開始,全市各級老幹部(老年)大學秋季班報名工作也将陸續啟動。不想讓老爸老媽“輸在起跑線上”的子女們,開啟了“搶”學位模式。結果當然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報上名的家庭皆大歡喜,然而“落榜”的終究是大多數。

  數據顯示,今年長沙市老幹部大學春季班報名時,有70萬人次登錄微信公衆号浏覽報名“搶”報4399個學位。

  老幹部(老年)大學“一位難求”已經是不争的事實。連日來,記者走訪了各級老幹部(老年)大學及部分社會力量創辦的老年大學,深入了解老年人“上學難”的現狀與根源,從體制機制、規範辦學等方面探索破解老年大學“一位難求”現象的相關路徑。

  A

  現狀直擊 4399個學位70萬人次登錄浏覽報名


  李雲貴2016年從長沙市某單位領導崗位退休後,比他早退休的朋友告訴他,退了休千萬不能閑着,還建議他趕緊到市老幹部大學報名“搶”學位。“同齡人、同興趣、同時間,老年大學遠遠超越了跳舞唱歌的單純教學,更是老人的精神寄托。”跟着朋友“旁聽”了幾節課之後,李雲貴“心動”了。

2016年秋季班報名是市老幹部大學最後一次現場報名。家住湘府路的李雲貴幹脆在報名前一天住進了市老幹部大學附近的一家酒店,還定了淩晨4點的鬧鐘。

“淩晨3點多朋友給我打電話,問我怎麼還不來。”李雲貴匆匆忙忙起來跑到學校。原來,市老幹部大學擔心退休老人年紀大通宵排隊身體吃不消,便臨時決定提前開門讓大家到教室裡面等。

  一晚上幾乎沒睡覺,李雲貴“突破重圍”成功報上了自己感興趣的交誼舞班和聲樂班。

2017年,市老幹部大學啟動網絡報名。恰好在這一年退休的幹部王靜趕上了網絡報名的好機會,免去了通宵排隊的苦惱,但是模特表演班一直是市老幹部大學最火熱的課程之一,所以她還是有些忐忑。為此,兒子送給她一部新手機,兒媳則提前把她的身份信息和班級信息全部編輯好,登錄模拟報名了好幾次。

  報名系統開放了,點擊、登錄、填報,“一頓操作猛如虎”,手機屏幕顯示報名成功。“第一秒鐘就搶到了,比當年高考拿到錄取通知書還激動。”王靜說。

  據統計,2018年市老幹部大學春季招生網絡報名,48個班共2548個學位,報名入口開通第一秒訪問量就達4000人,當天共有34.7萬人登錄浏覽報名;2019年春季班報名,4399個學位共有70萬人次登錄浏覽報名,熱門課程1分鐘内、其他課程10分鐘内全部搶報完畢。

  記者采訪發現,各區縣(市)老幹部(老年)大學報名情況同樣如此,“一位難求”已經成為當前各級老幹部(老年)大學的普遍現象。

  B

  成因解析

  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在爆發


  記者采訪發現,全市各級老幹部(老年)大學是“一位難求”的優質資源。這背後是随着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在爆發,同時也是政府公辦老年大學與社會力量辦學資源供不應求的體現。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長沙市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138.13萬人,老齡化率17.4%,較上年度上升0.24個百分點,呈持續攀升态勢。至2020年長沙市常住人口将達800萬,老年人增至155萬,占比提升至19.4%。

  老年人口增加,老年人的學習熱情也在同步增長。市委老幹部局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全市參與調查的2000多位老年人中,高達83.7%的老年人傾向于在各級老年學校參加學習。

  然而,一方面是需求旺盛,另一方面卻是老年教育資源供給嚴重不足。“我市老年教育資源供給側主要是以各級老幹部大學為主體,但這一教育資源已經充分利用,未來增量十分有限。”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老幹部局局長羅玉環介紹,目前,長沙社區學習中心實體辦學還處于以點帶面的起步階段,其他社會力量開展老年教育雖然存在,但無論是“量”還是“質”跟實際需求都有很大差距。

“一位難求”反映的是各級老幹部(老年)大學學位供應與需求的矛盾,也從側面折射了全市各級老幹部(老年)大學的辦學高質量。“學校師資力量雄厚,專業老師德才兼備。”王靜告訴記者。

  市老幹部大學校長龍志斌介紹,學校堅持“專家治校、名師執教”,聘請教育界已退休的專家管理教育教學教研工作,同時聘用已退休的高校知名教授、中小學骨幹教師以及各行業的能工巧匠,職業道德好、專業素養高的年輕人,承擔教學工作。共成立政治、文史、中醫保健、音樂、舞蹈、書畫、綜合藝術7個系,推動學校規範管理、創新發展。

  C

  探索破題

  進一步擴大老年教育供給


  面對老年人“上學難”的現實問題,長沙市委、市政府及各有關職能單位和部門一直在努力。近些年來,全市采取盤活存量資源、政府購買服務、鼓勵社會資本、推廣網絡教育等各種行之有效的方式,最大限度地滿足老年人接受教育的需求。

  老年教育“覆蓋面”不斷擴大

  從最初的老幹部大學,到如今的老幹部(老年)大學,是長沙市老年教育“覆蓋面”的一次有力“擴張”。

  近年來,長沙市積極探索,逐漸引領老幹部(老年)教育由福利教育向普惠教育轉變,受教育對象從離退休老幹部逐步擴展到社會老人。市老幹部大學在校學員中,離退休老幹部占比從2010年的58%左右下降到2018年的約30%,越來越多的社會老人享受到老年教育的優質資源。

2018年11月26日,省委常委、市委書記胡衡華對市老幹部大學的發展作了重要批示:“學校場地建設按照‘規劃好、不宜大、方便’的思路做好教學區域布點和擴容。”擴容,一直是市老幹部大學努力的方向。

  自2012年以來,市老幹部大學進行了3次提質改造,辦學經費逐年增加。2017年在市老幹部活動中心開辦了市直機關分校。按照長沙市“老年教育三年行動計劃”的要求,到2018年底,各區縣(市)老幹部(老年)大學面積均在4000平方米以上、入學學員每年在5000人次以上。

  今年9月,市老幹部大學青少年宮分校也将正式挂牌成立,這正是今年1月18日市委副書記、市長、湖南湘江新區黨工委書記胡忠雄主持召開的市長辦公會所明确的發展方向。同時,原則同意進一步探索市老幹部大學的舊址改造或擇址新建工作,積極為老幹部大學擴大教育供給、提升辦學水平創造條件,為老幹部(老年)教育可持續發展提供有力保障。

  至此,全市有市老幹部(老年)大學(黨校)1所,市直機關分校和青少年宮分校各1所,區縣(市)老幹部(老年)大學9所,鄉鎮(街道)老年學校63所,在校學員超6.6萬人。

  網絡課堂實現優質資源共享

  自掏經費添置桌椅、投影儀,浏陽市永安鎮老黨員劉谷君家的一樓門面搖身一變,成了網絡課堂免費收看點。每期課程,40多名來聽課的老同志總是把屋子擠得滿滿的。

  自2014年以來,市委老幹部局探索創辦老年教育網絡課堂,由學校教育向網絡教育延伸,全市1953個社區(村)可同步收看老年遠程教育課程。

  老年養生經、時政熱點談、室内健身舞、隔代教撫養……龍志斌介紹,市老幹部大學課堂上教什麼,網絡課堂就播放什麼,實現優質課程資源全市老年人共享。截至今年6月,直播課堂130餘次,錄播220餘次,年收看人數達30萬人次。

  在辦學模式上,全市各地按照“建好主陣地、擴大覆蓋面、延伸到基層”的辦學思路,積極探索新的辦學模式,比如在各鄉鎮(街道)、村(社區)辦教學點。

  社會力量打造“家門口老年大學”

“中國養老最大的痛點就是文化養老。”快樂老人大學理事長趙寶泉介紹,80%的健康老人不需要照護,他們更需要精神撫慰。正是基于對“新老人”需求分析和“養老最大痛點”的剖析,快樂老人報進入了老年大學領域。

  快樂老人大學自2016年創辦以來,兩年多時間裡,以長沙為重點,發展了95個校區,其中長沙校區80個,學員近3萬人。

  快樂老人大學打造“家門口老年大學”發展模式,校區全部選擇在社區。利用社區閑置場地,實現連鎖化、網絡化、品牌化辦學,讓老年學員就近入學,免去奔波之苦,這也是快樂老人大學在短時間内迅速擴張的原因之一。

  近年來,各級政府也采取多種形式與社會力量合辦老年大學。比如開福區引進社會資本,與北辰集團合作創辦了區老幹部(老年)大學北辰分校,年招收學員數在3000人次以上。

  D

  現實瓶頸

  老年教育缺乏頂層設計、科學統籌


  沒有老年人的學習,就談不上全民學習;沒有老年階段的教育,就稱不上終身教育。但是,由于認識上的偏差,老年教育常常被排除在“教育”之外,也由此導緻老年教育缺乏頂層設計、科學統籌和長效安排。

  缺乏主管部門成共性難題

  記者采訪發現,長沙市老年教育跟全國其他地方一樣,發端于離退休幹部教育。由于教育對象特殊性,形成了老幹部局主管老幹部大學的老年教育管理體制。

  随着人口老齡化對老年教育的剛需迅猛增加,這一模式已經明顯不能适應“全面擴大老年教育供給增量”的時代要求。長沙各級老幹部門既管老幹部教育又管老年教育,由于職能不明不順,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教育部門牽頭抓總并自辦老年大學、民政老齡部門辦老齡大學、工會辦老職工大學的積極性。

  與此同時,各級老幹部(老年)大學僅市本級是獨立法人,嶽麓區、浏陽市、甯鄉市有獨立人員編制,其餘區縣(市)隻能依托老幹部局機關或者老幹部活動中心辦學,無獨立的機構、編制、人員等,開展工作不得不“依靠老領導、依仗老面子、依托老關系”。

  制度有待完善存在安全隐患

  記者在采訪時發現,全市各級老幹部大學在教材選取、硬件配置、專業設置、課程安排、學習年限、教學效果衡量等方面尚無可供共同遵循的統一标準,基本還處于各自為政的自由發展态勢。同時,國内各高等院校很少開設老年教育教學專業,老年教育師資力量缺乏應有保障。

  此外,由于缺乏統一監管和标準,社會上還存在一些“挂羊頭賣狗肉”的老年教育機構。

“他們說是免費聽保健講座,我們就覺得反正不要錢就去了。”市民呂阿姨告訴記者,她經常跟朋友在小區跳廣場舞,後來一起去參加了一個老年教育培訓機構,一開始還有老師上課,主要教授老年保健知識、中醫推拿手法,後來就開始推銷保健品。

  管理不規範、機構不正規給老年教育帶來了很多安全隐患。

  社會力量辦學盈利模式難尋

  社會力量辦學是破解“一位難求”的重要途徑,然而這條路并非一帆風順。

  趙寶泉介紹,快樂老人大學在社區拓展過程中,受到不少社區熱烈歡迎,但在部分社區遭到拒絕。究其原因,是因為辦老年大學沒有考核指标,辦不辦全憑社區自願。“那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些社區就不願意合作了。”

  作為長沙規模最大的社會力量創辦的老年大學,快樂老人大學因普惠性收費還面臨着盈利模式難題。

  趙寶泉說,長沙一家辦了30年的民辦老年大學,2014年因收不抵支無奈關門,這正是很多社會力量辦老年大學的困境。他介紹,快樂老人大學前期收費為每門課180元至260元,僅從學費來講收不抵支。目前,快樂老人大學仍在不斷探索優化運營,尋找最佳盈利模式。

  E

  相關路徑

  破解“一位難求”,需健全老年教育管理體制


  今年2月,《湖南省老年教育發展規劃(2019-2022年)》強調要建立健全黨委領導、政府統籌,教育、組織、老幹、發改、财政、民政、衛健、人社、體育、文化旅遊部門密切配合,其他相關部門共同參與的老年教育管理體制。這将成為突破長沙市老幹部(老年)大學“一位難求”現實瓶頸的有效路徑。

  把老年教育納入終身教育體系

  按照老年教育“教育本質”的屬性要求和“增加供給”的發展趨勢,有關部門建議采取黨委領導、政府統籌下的教育部門牽頭多部門密切配合的管理體制。

  建議教育部門把老年教育納入終身教育體系,依照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規範各級各類老年學校,編制老年教育事業的發展規劃及年度計劃,對老年教育資源進行整合,制定老年教育機構的設置标準和管理辦法,進行老年教育的業務指導等。

  同時,建議将老年教育工作納入全市績效考核體系和教育統計指标體系,完善考評辦法,激發老年教育工作動力。

“老年教育是終身教育的‘最後一公裡’,雖然不屬于學曆教育,但歸根到底其本質還是教育工作,所以應該納入教育部門統籌管理,實現全面終身教育。”芙蓉區老幹部大學校長盧濤認為,社會辦學也必須到教育部門備案,統一收費标準,把關教學内容,考核師資力量,推動老年教育更規範、更安全。

  大力發展基層老年教育

“要鼓勵多元辦學。”市委老幹部局副局長唐安石建議,要在建好本級老幹部(老年)大學的基礎上積極依托鄉鎮(街道)及村(社區)文化活動中心(站)、社區教育機構和市民學校等辦理基層教學點,積極為區域老年人提供穩定、便捷、豐富的教育服務。

  同時,積極探索在社區日間照料中心、養老院、農村敬老院等養老服務機構中設立固定的學習場所,配備教學設施設備,通過選送師資、開設課程、舉辦講座、展示學習成果等形式,推動老年教育融入養老服務體系。

  主動對接各級各類學校,推動場地、圖書館等資源向區域内老年人開放以及普通高校和職業院校面向老年人提供課程資源。主動聯絡部門、行業企業、高校等舉辦的老年大學逐步從服務本單位、本系統離退休職工向服務社會老年人轉變。積極推進舉辦主體、資金籌措渠道多元化,通過政府購買服務、項目合作等方式,支持和鼓勵各類社會力量通過獨資、合資、合作等形式舉辦或參與老年教育。

  落實社會力量辦學優惠政策

  今年5月2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新建小區按規定建設的養老設施移交政府後,要無償或低償用于社區養老服務;對企業政府和事業單位騰退的用地、用房,适宜的要優先用于社區養老服務;鼓勵發展社區養老機構,在房租、用水用電價格上給予政策優惠。

“建議按照國務院部署,落實社會力量辦老年大學的優惠政策。”趙寶泉表示,希望政府部門在資金、政策上給予社會力量創辦的老年大學一定扶持,讓整個老年教育行業得以可持續發展。